白米最高

爱动漫,爱白哉,石田病患者,桂癌晚期,妮妮/尧尧迷妹。最近沉迷天之佛

万万没想到之花满楼不见了!

       我叫陆小凤,是个侦探。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在酒楼里喝多了去花满楼家里借宿,奇怪的是花满楼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给我留灯,但是我没有多想,摸着黑就爬上了花满楼的床,然后我就被一脚踹下去了。

      我觉得这个花满楼十分不正常,甚至怀疑他是假的,于是我召唤了猴精,我们采用了捏脸、捉下巴等等等的方法,最终得出结论,这确实是花满楼。

       我很难过,因为花满楼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笑容,也不会在我喝上头的时候给我倒醒酒茶,越想越难过,于是我又去了酒楼,准备借酒浇愁,喝着喝着,我就看到了花满楼,旁边还坐着几个小姐姐,当时我就懵逼了,我一直都知道花满楼是个比我还要出色的男人,就算眼盲也掩盖不了风华,苦笑一声,虽然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我还是还是心痛的无可救药,罢了,朋友一场,笑着祝福总好过老死不相往来。

        开什么玩笑!哥的男人也是你们能泡的!于是我采用了撒泼、打滚等等等的方法,成功赶走了几个妹子,但是对着一脸淡定的花满楼,我还是生出了挫败感。

      “这位兄台”
        我们同生共死同床共枕这么多次你居然叫我这位兄台!
        “。。。。。。这位兄台,在下并不是你要找的花满楼”
      顶着花满楼的脸你和我说你不是花满楼,那你说你是谁!
       “在下楚留香”
        搞铲铲,你唬谁啊,拿哥偶像骗哥,你以为我会信!

       好吧我信了,因为除了这个理由,我也找不到别的理由能够解释花满楼的性情大变,你问我为什么相信他是楚留香?开玩笑,除了楚留香还有谁能比我更讨女人喜欢!
     

      我是个侦探,但是关于灵魂什么的我是真的不会,我琢磨着术业有专攻,于是就带着花满楼,哦不楚留香,上了武当山,到了武当山我就去找了石雁,可石雁说他们武当山没有这个专业,搞铲铲,道士不会招魂,你们是假道士吧!什么?你说这是武侠?我不管,我要我的花满楼!
     

     离开了武当山以后,我带着花满楼,哦不楚留香,跑遍了大江南北,找了不计其数的道士,但是都没有用,楚留香大约也放弃了,一个人离开了,江湖上都在传,陆小凤疯了,那又怎样,我是要疯了,想花满楼想的快疯了,我只想我的花满楼回来,花满楼,你在哪。。。你还好吗。

     万万没想到,花满楼最后还是回来了,我像往常一样喝的烂醉如泥,本能一样的摸回小楼,本该一片漆黑的小楼却闪烁着温暖的烛光,闪的我眼泪都要出来了,我循着光亮,摸上了花满楼的床,然而,我还是被踢下床了。

        陆兄,沐浴!





下午吃着pocky突然脑抽想起来这个,撸了一个小时,比较匆忙,ooc都是我的,_(┐「ε:)_躺平求不要打我

        

评论(1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