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最高

最近看什么就写什么,文笔不好,低产。

复仇者集结第四季第十四集是什么神仙操作啊!佩姬和霍华德穿越时空来到复仇者大厦,这难道不是同人才有的操作吗?你们史塔克家的人都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还有800以后的阿诺史塔克,我铁居然震惊自己还能有孩子,霍爹一声托尼我真的是,暴风哭泣。人间值得啊!

突然想到Gasoline的一句歌词:
Well my heart is gold and my hands are cold
我有一颗金子般善良温暖的心 双手却冰冷得无能为力。

火O乍:

成为英雄之前
玩世不恭是他的铠甲
有一天他脱下了这副铠甲
穿上了另外一套
他想要do more
于是他做了
再也没回头
一路上
失去了反对他的朋友
也失去了支持他的人
有人说他桀骜不驯
他说巨大的成功需要巨大的牺牲

即便这样
最后
还是一败涂地

“Why didn't ...you do more”
他又想起了这句深刺入骨的话

盔甲里面的疤已经开始化脓

这大概是我最喜欢的一集,各个年龄段的铁罐对Cap的的不同反应,越小越可爱。

P7私心
P8照片
P9重点是铁罐房间的装修风格,真的挺出人意料的。

因为上限是9张,所以有两张就没放,写一下文字版。

Cap:早在我成为美国队长之前我就很勇敢了,而托尼·史塔克远在成为钢铁侠之前就已经是英雄了。
赞美AA

吹一波AA盾铁,要多甜有多甜。

【果佛】一条短信引发的……

楼至韦驮中心,果佛向,我流式OOC

设定果佛在一起,大家都还在。

       蕴果谛魂去明峦办公三个月了,楼至韦驮有点想他但是又不太好意思在电话里说,眼看着中秋佳节将至,于是就给蕴果谛魂发了条短信,但是不是很会用手机的至佛一个不小心按成了群发。发完之后,觉得有点害羞的至佛,扔了手机跑去念经。

于是错过了第一时间挽救的机会。

“臭老秃,你麦是吃错药了?还是你以为这样就能骗我回去,”by第N次离家出走的野胡禅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蕴果谛魂这小子满足不了你,你现在在哪儿,我这就来。”by以为自己终于能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天之厉

“诶?至佛为何突然如此,难道是为了不孝子?说来惭愧,缎某为了照顾两个孩子一直未婚,段某也想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若是至佛也愿意便是再好不过了。”by突然觉得自己能娶上媳妇的缎君衡

“佛的真理,虚妄,但既然你执意相邀,哼,迎接吾之到来吧”by挺想妈的但是依旧中二不能停的质辛

“至佛,可是不小心发错了?”by机智无比一语道破真相的剑布衣

“大大大嫂,你居然对我,大哥知道吗?而且我喜欢的是姑娘啊,虽然你长的比姑娘还好看,但是不行啊不行,大哥知道他会杀了我的。”by差点激动的把手机扔了的冰无漪

“至佛……”by受到惊吓说不出话的佛首

“哼,不勤修佛法,整日里净是些儿女情长,你这样也配叫天之佛吗”by炬业烽昙

“至佛可是同圣者吵架了?,圣者虽然不善言辞但对至佛之心天地可鉴,您千万不要冲动啊”by大惊失色的果佛党裳璎珞

“你和果子吵架了?你俩吵架也别找我,我已经做够电灯泡了,贫僧不搞基,佛友回见!”by吃了多年狗粮好不容易才从韦驮修界搬出去的剑通慧

明峦

       蕴果谛魂与明峦众领导开完会后,准备步行回禅房,一路上众人投来的目光也让平时并不在意他人目光的蕴果谛魂颇为在意,忍不住稍稍加快了脚步。
      “峦主”身后传来一声呼喊,是奉皇靝。
蕴果谛魂停下脚步,等奉皇靝行至身旁“佛友,可是有事?”
       “峦主,可是同至佛吵架了?”奉皇靝略微犹豫后还是开口询问。
      “并不曾,佛友为何有此一问?”蕴果谛魂甚是不解。
      “这……许是发错了,至佛并非朝三暮四之人”奉皇靝稍作犹豫之后将手机递与蕴果谛魂。
       “已至中秋,明峦也无甚要事,圣者不妨回转一趟善恶归源,明峦之事,吾一人应对便可。”
      “这……,也罢,多谢佛友了。”
      顶着一众同情的目光,蕴果谛魂化光飞回韦驮修界。
      蕴果谛魂来到韦驮修界的时候,至佛还未归来,禅房之内只有至佛的手机疯狂抖动。蕴果谛魂拾起手机,仅看了两眼,脸便黑了一半。
       入夜,楼至韦驮回到禅房的时候,便看到蕴果谛魂拿着他的手机翻看。“蕴果?你何时回来的。”
       “刚到不久,中秋将至,吾回来同你过节,数月不见,吾很想你。”
       “吾也想你”
       久别胜新婚,三月未见,一番浓情蜜意自是不必多说。
      
       收到短信之后认真收拾东西来找楼至韦驮过节的观世法渡如何,看着紧闭的房门,以及门内传出的不可描述的声音,相顾无言。本想回转善恶归源,结果陆陆续续又遇到了一些访客,主人不在,作为同修好友的渡如何只好代为接待,最后在当事人不在的情况下,韦驮修界竟也举办了一场中秋晚会。

你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吗?

具体发生了什么并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在这之后,缎君衡遭受了惨无人道的相亲轰炸,据说女方都是绵妃介绍的,而且每次相亲质辛十九都会同往,想跑路都不行。

天之厉最近只要出门必被敲闷棍,虽然死不了,但是出门就被打还是让天之厉非常烦躁,七厉一番探查也是无果。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敲蒙棍这种事情,肯定不是我们正道武林干的。

写的不好,但是我尽力了,真的╰(:з╰∠)_

818隔壁佛门社区那些不守清规的和尚

爬生子楼有感,黑遍佛门,但是信我,我是真爱,人活着就是为了佛门高僧。

       rt,天之佛和天之厉生了个儿子的事情还没过呢,这就又曝出了裳璎珞和焱无上是旧情人的事,啧啧,这年头的和尚,真会玩啊!

1L
别说,这佛门的和尚还就是水啊,虽然暴力值和颜值成正比。

2L
???等等,天之佛和天之厉????不都是男的吗?怎么生儿子?

3L
楼上家哪里的啊,村通网?这都多少天前的事了,居然还有人不知道。

4L
指路隔壁生子楼

5L
话说当年我还萌过佛乡天地来着

6L
胡说,慧座就一点也不暴力,虽然六根具废,但是人长的,真水啊!为慧座打call,慧座嫁我!!!

7L
说到慧座,昨天在公开亭听到一耳朵八卦,不知道是真是假。

8L
慧座还有八卦?楼上说来听听。

9L
有人看见慧座进了春宵幽梦楼,并且一待就是好几天,走的时候还是步香尘亲自送到门口的,举止亲昵,风吹过来还夹着句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10L
哈???慧座这是,被睡了???

11L
应该是吧,毕竟步美人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的,送到嘴边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12
不要啊,我的慧座啊˃̣̣̥᷄⌓˂̣̣̥᷅

13L
真羡慕步美人啊,三天两头就能看到帅哥去她家。

14L
楼上的歪楼了,快正正楼吧。

15L
楼主呢,说好的裳璎珞和焱无上呢。

16L
没想到啊,裳璎珞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和尚也和敌方boss搞上了。

17L
佛门长的好看的和尚,哪个没点花边。

18L
据说是多年前佛乡和妖界打架的时候,裳璎珞被派去勾引焱无上,结果一来二去就真有了感情。

19L
被派去勾引??这佛门什么路子啊!

20L
佛门路子本来就野啊,那个审座,听说原来是黑社会的,后来从良来的佛乡。

21L
难怪佛门一个个都这么暴力。

22L
说到这个审座,和葬刀会的那个痕江月是什么关系啊?上次路过小树林的时候,看到两个人在吵架,拉拉扯扯的,一点出家人的样子都没有。

23L
楼上不知道么,痕江月和炬业烽昙以前混的一个社团。

24L
难不成他俩也有一腿?

25L
不是吧,我上次还看到炬业烽昙和一路禅一起,手还扶着一路禅的胳膊。

26L
卧槽,还有俩,这红白玫瑰啊,审座渣男啊。

27L
这几个都是佛乡的吧,佛乡乱不能说明整个佛门都乱啊。

28L
楼上新来的?爱祸女戎住进鹿苑一乘了知道不?白莲之路梵天护航知道不?护缘之路不由分说知道不?帝如来和光世大如还是养成系的!

29L
楼上还漏了一个万圣岩,一步莲华和善法天子。

30L
一步莲华不是自体了吗?和那个袭灭天来。

31L
没呢,据说是两人约定打一架,谁赢了谁上善法天子的床。

32L
怎么我听说的是两个人约定谁赢谁攻啊。

33L
肯定是袭灭天来攻啊,你看哪个不是魔头压的正道。

34L
这我不敢苟同,一页书和佛剑分说,不都是攻吗,正道也是可以攻的好吗,虽然他们对象也是正道。

35L
反正不管他俩谁攻谁受,天子都是受。

36L
有道理!

37L
佛门还有清白的和尚吗?

38L
长得不好看应该都清白吧。

39L
楼上你错了,云鼓雷峰的无惑渡迷知道吗,和号天穷也是不清不楚的关系,还有那个佛乡的野胡禅,对他师兄也算是一往情深了。

40L
天之佛真是妖孽啊,天之厉,蕴果谛魂,再加上他师弟,啧啧,真不愧是天一样的。

41L
何止啊,还有他儿子,知道不,这孩子在罪墙还调戏过他。

42L
还有那个缎君衡,没亲没故的凭什么给你养儿子!

43L
听说帝如来当初对他也是,还化成招提的样子好些年。

44L
平时一副圣洁的样子,居然是这样的人。

45L
真是世风日下啊。

46L
其他和尚也没好到哪里去吧。一页书和擎海潮海殇君帝如来素还真,也不单纯。

47L
这么一算帝如来也有三个了,天之佛一页书光世大如。

48L
鬼如来那会儿还泡过天之佛他大孙子呢。

49L
来哥nb,祖孙都不放过。

50L
说起来天之佛是定给谁了,我看其他几个都稳定了。

51L
天之厉吧,毕竟儿子孙子都有了。

52L
蕴果谛魂吧,前两天还看到他俩一起讲佛来着。

53L
是蕴果谛魂,住在一起了。

54L
老实人果子,心疼。

55L
果子不错了,你看看素还真,墙王啊,一页书不知道要操多少心,还好莲子不像爹,佛剑也能放心了。

56L
焱无上其实也不错,为了裳璎珞都从良了。

57L
我也想要个佛门高僧,还有没有单身的好和尚。

58L
呃,剑通慧?

59L
剑通慧可以有,人也挺水的,好像也没啥花边。

60L
不是说和地之厉有一腿吗?

---此---贴---已---完---请---勿---回---贴---

佛乡网警剑通慧在接到举报之后发现了这个帖子,乐呵呵的看了半天,看到火烧到自己了就联系版主把帖子锁了,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想法,把这个帖子链接转发到了佛门高僧QQ群,以为是什么新的佛学资料的众高僧,纷纷点开网页。

云鼓雷峰

光世大如:佛首,养成系是什么?
帝如来:应该是我把你养大的意思。
圣弥陀:原来如此。
缘醉莫求:(好想笑啊,但是不行要憋住)

万圣岩

一步莲华:天子你听我解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善法天子:我觉得我们先不要见面比较好。
袭灭天来,他正认真的考虑着他和一步莲华谁比较像受的问题。

不解岩

疏楼龙宿:哎呀呀,佛剑好友汝这般见外真令吾等伤心。
剑子仙迹:是啊是啊,我们竟不知道你是何时与这白莲之子一道的。
佛剑分说:分说,不分说,不由分说。
只见佛碟出鞘,霎时间一紫一白两个光点迅速逃离。

韦陀修界

楼至韦驮气的砸了电脑,正准备抄家伙顺着网线过去送他们见佛祖,蕴果谛魂拦都拦不住,还好缎君衡带着质辛过来串门子,连拉带扯,好说歹说是把人拦了下来。

鹿苑一乘

女戎坐在佛皇大腿上一起看的论坛,女戎看的十分开心,佛皇看完一身冷汗。

云渡山

现在是云渡平原了,众反派纷纷表示:是一页书动的手,我们是无辜的。

几日以后,公开亭

一张告示,斗大的字:一念之间遭遇强拆,鬼觉神知下落不明。
     

记一个梗,希望有生之年我能写出来。


花满楼和楚留香灵魂互换
      于是
陆小凤见到了一个比他还会撩骚的花满楼

胡铁花见到了一个比他还要纯情的楚留香

       清晨的第一缕微光照射到小楼,蝉鸣声中仿佛带着鲜花的清香,楚留香就在这时候醒了过来,本该因为宿醉而头痛的脑袋却清明无比,清明到他甚至可以闻到空气中流动着的花香,而唯一的不适,是眼前,一片漆黑。

      花满楼醒来的地方倒是十分惹人艳羡,睁眼看见花纹繁复的雕花木床,还来不及欣喜双眼复明,转头就看到花魁姐姐雪白的胸脯,前半生一直从容不迫的花家七公子,在这一刻,傻了。

       楚留香摸索着坐了起来,鸟鸣和路上行人的叫卖声无不昭示着天已经大亮的事实,而他的眼前却是一片漆黑,“莫不是凝霜在昨夜的酒里下了药?”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嗅觉和听觉却比从前更加清晰,楚留香是个聪明人,一个人的眼睛或许可以在一夜之间瞎掉,但是坏掉的鼻子却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变好,即便凝霜在昨夜的酒里下的药神奇到可以毁掉眼睛修复鼻子,可这双手却直白的告诉楚留香,这不是他的身体,楚留香是一个小偷,一个十分懂得享受的小偷,这样的人他的手自然是保养的十分好的,可是这双手,虽然并不粗糙,但是手指与掌心却有着许多细密的伤口,并不太新的伤口,应当是长期摸索导致的,可见手的主人应该是个瞎了多年的人,“呵呵,有意思。”

      花满楼虽然是个十分英俊的人,但是亲密接触过的女性只有两位,一位是骗他至深的上官飞燕,一位是死在他怀里的石秀雪,皆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理。同床共枕的除了自家兄弟外也只有一个陆小凤,但是现在,花满楼深吸一口气,默念着非礼勿视,开始找衣服穿。
    

党首什么的,不干啦!


放弃啦
不干啦
攘夷志士累死啦
尼玛费尽心思
东奔西跑到底为个啥
心塞啊,点根蜡
彻底放弃不干啦打完这场就和肉球结婚
准备回老家
曾经的美好仿佛还在眼前
银时高杉老师饭团和我
起点相同却变成了陌路
怎不把作者枪毙
银时高杉都有了新同伴
只有我还在搞什么攘夷
现在说这个也没有意义
要说官方设定
就是这样残酷无耻
听说joy4人手一个夜兔啦
颜值爆炸实力屌炸非常给力呀
实力雄厚的都能吊打joy啦
看看自己都养了个啥
心碎成渣渣
还是算了吧
放弃啦
不干啦
一堆变态真可怕
说好的肉球他
到底还算
不算数啦
心塞啊,点根蜡
彻底放弃不干啦
打BOSS都轮不到我
你要我来干啥,
放弃啦,不干啦
当个党首累死啦
尼玛费尽心思
累死累活到底为个啥
心塞啊,点根蜡
准备结婚回老家
伊丽莎白
(`^´)ノ

万万没想到之花满楼不见了!

       我叫陆小凤,是个侦探。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在酒楼里喝多了去花满楼家里借宿,奇怪的是花满楼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给我留灯,但是我没有多想,摸着黑就爬上了花满楼的床,然后我就被一脚踹下去了。

      我觉得这个花满楼十分不正常,甚至怀疑他是假的,于是我召唤了猴精,我们采用了捏脸、捉下巴等等等的方法,最终得出结论,这确实是花满楼。

       我很难过,因为花满楼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笑容,也不会在我喝上头的时候给我倒醒酒茶,越想越难过,于是我又去了酒楼,准备借酒浇愁,喝着喝着,我就看到了花满楼,旁边还坐着几个小姐姐,当时我就懵逼了,我一直都知道花满楼是个比我还要出色的男人,就算眼盲也掩盖不了风华,苦笑一声,虽然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我还是还是心痛的无可救药,罢了,朋友一场,笑着祝福总好过老死不相往来。

        开什么玩笑!哥的男人也是你们能泡的!于是我采用了撒泼、打滚等等等的方法,成功赶走了几个妹子,但是对着一脸淡定的花满楼,我还是生出了挫败感。

      “这位兄台”
        我们同生共死同床共枕这么多次你居然叫我这位兄台!
        “。。。。。。这位兄台,在下并不是你要找的花满楼”
      顶着花满楼的脸你和我说你不是花满楼,那你说你是谁!
       “在下楚留香”
        搞铲铲,你唬谁啊,拿哥偶像骗哥,你以为我会信!

       好吧我信了,因为除了这个理由,我也找不到别的理由能够解释花满楼的性情大变,你问我为什么相信他是楚留香?开玩笑,除了楚留香还有谁能比我更讨女人喜欢!
     

      我是个侦探,但是关于灵魂什么的我是真的不会,我琢磨着术业有专攻,于是就带着花满楼,哦不楚留香,上了武当山,到了武当山我就去找了石雁,可石雁说他们武当山没有这个专业,搞铲铲,道士不会招魂,你们是假道士吧!什么?你说这是武侠?我不管,我要我的花满楼!
     

     离开了武当山以后,我带着花满楼,哦不楚留香,跑遍了大江南北,找了不计其数的道士,但是都没有用,楚留香大约也放弃了,一个人离开了,江湖上都在传,陆小凤疯了,那又怎样,我是要疯了,想花满楼想的快疯了,我只想我的花满楼回来,花满楼,你在哪。。。你还好吗。

     万万没想到,花满楼最后还是回来了,我像往常一样喝的烂醉如泥,本能一样的摸回小楼,本该一片漆黑的小楼却闪烁着温暖的烛光,闪的我眼泪都要出来了,我循着光亮,摸上了花满楼的床,然而,我还是被踢下床了。

        陆兄,沐浴!





下午吃着pocky突然脑抽想起来这个,撸了一个小时,比较匆忙,ooc都是我的,_(┐「ε:)_躺平求不要打我